“黑飞”问题频发 无人机如何不再“任性”飞?

无人机即空中机器人,能够替代人类完成空中作业,与成像设备等部件结合能够扩展应用场景,实现“无人机+”。背景资料显示,无人机的设计概念最早应用于军工领域。随着世界范围内军民融合战略的实施和推进,近几年无人机技术在民用领域的应用获得长足发展。

由于入门成本低、尺寸较小,无人机持续吸引着各领域的技术人员投入研究。据IDC数据预测,2019年中国民用无人机市场销售规模达到390万台,合计约600亿元。预计到2023年,国内民用无人机市场规模将会达到976.9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59%。

而随着无人机技术的逐步成熟,民用无人机在日常生活中已经得到了广泛的应用。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民用无人机市场销售规模达到79亿元。随着无人机应用领域的逐渐扩大,无人机市场需求逐渐提升,2018年有望突破百亿元大关,市场规模达到134亿元,市场潜力十足。

工信部发布的《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促进和规范民用无人机制造业发展的指导意见》指出,到2020年,民用无人机产业持续发展,产值达到600亿元,年均增速40%以上。到2025年,民用无人机产值达到1800亿元,年均增速25%以上。产业规模、技术水平、企业实力持续保持国际势头,建立健全民用无人机标准、检测认证体系及产业体系,实现民用无人机的安全可控和良性健康发展。

随着工业无人机在世界发达国家中逐步得到重视且用途被不断开发拓展的趋势下,我国也开始了在工业无人机领域的探索,国家出台相关政策、规划给工业无人机的发展提供相应助力。特别是近两年,政策对于低空空域的开放持正面态度,无人机相关政策正在加速制定和实施,以规范这一快速发展的市场。

无人机的应用领域也不断扩张。航拍无人机以及无人机灯光秀逐渐火爆起来,2017年央视春晚上,无人机吸引了一波眼球。而在2019年央视春晚深圳分会场上,无人机将再次亮相。随着卫星定位系统的成熟、电子与无线电控制技术的改进、多旋翼无人机结构的出现,无人机行业进入快速发展阶段。目前,无人机也已经成为商业、政府和消费应用的重要工具,广泛应用于建筑、石油、农业以及公用事业领域,应用于电力巡检、农业植保、警力安防、地图测绘等方面。

“黑飞”屡禁不止

无人机安全问题仍然待解

无人机的使用越来越普及,随之而来的就是安全问题。其中,“黑飞”、扰航等事件的频频发生。

“黑飞”是指一些没有取得私人飞行驾照或飞行器没有取得合法身份的飞行,也就是未经登记、不被允许的飞行,有一定危险性。按照2017年6月1日起实施的《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实名制登记管理规定》,我国境内最大起飞重量为250克及以上的民用无人机,拥有者必须按规定实名登记,民航局航空器适航审定司是登记系统管理单位,否则,其行为将被视为非法。

据媒体统计,从2015年至2018年,全国约发生30多起无人机“黑飞”扰航事件,存在巨大的社会隐患。如2017年1月15日,杭州萧山机场出现无人机“黑飞”事件。该架无人机已闯入机场净空保护区,飞行高度明显在飞机起落高度区之内,干扰了飞机的正常飞行,影响了飞行安全。2018年5月1日,昆明长水国际机场发现4起无人机干扰事件。该事件导致机场出现28架次航班延误,有航班延误长达4小时,机场跑道被迫关闭45分钟。

一位从事无人机开发设计的专业人士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无人机在起飞的航道上,如果一旦与起飞的飞机或者着陆的飞机碰撞,很有可能损坏发动机。机组在低高度情况下,应急反应时间短,很容易机毁人亡。“如果无人机撞上行驶中的民航客机,威力可相当于一个小口径的炮弹,直接破坏飞机的制动系统,带来不可挽回的损失。”他表示。

除了造成航空治理困难,无人机的伤人事件也频频发生。今年五月,北京市朝阳区一名两岁儿童在公园玩耍时被无人机砸伤,脸上留下一道约9厘米的伤口。无独有偶,杭州一名三岁儿童在广场上玩耍时,也被突然失控的无人机所伤,脸部刮伤,缝了五针。

中国民航局民用无人机驾驶员实践委委任代表梁峰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一方面无人机的旋翼非常快,每秒钟能达到150转以上,另一方面,无人机在飞行过程中,无人机本身也有自重,如果无人机在高空出现意外,加上自身的自重,旋翼的旋转速度,就会对市民造成非常大的安全伤害。

保障“头顶安全”

无人机监管体系建设加快

为了推动产品的安全使用和产业的健康发展,各国普遍已经将无人机纳入法治“围栏”之中,希望通过监管政策的收紧以及打击力度的增强,不断提升对无人机飞行应用管控的能力与水平。

从2017年开始,我国无人机监管体系的建设也逐步加快,不仅国家主管部门陆续发布了相关“导航”政策,同时地方政府也在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加速推进地方性法规的完善与落实。各地各部门纷纷深入到无人机管理这一全新领域之中,试图将无人机的法治“围栏”织的更大更密。

2017年5月,中国民航局航空器适航审定司发布的《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实名制登记管理规定》,要求2017年6月1日起,最大起飞重量250g以上(含 250g)的无人机实施实名登记。同年12月,工信部出台《关于促进和规范民用无人 机制造业发展的指导意见》并指出,研究制定民用无人机数字身份识别规则、技术方案,实现“一机一码”,引导企业通过加装通信模块实现民用无人机可识别、可监视、可管理。2018年6月,《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经营性飞行活动管理办法》正式实施,也让无人驾驶航空器经营性飞行活动将有章可依、有据可查。

今年以来,多地也加速推进无人机管理相关法规的完善。在继深圳发布实施民用微轻型无人机管理暂行办法之后,浙江也成了无人机管控法律建设的又一战场。3月28日,浙江省通过了《浙江省无人驾驶航空器公共安全管理规定》(以下简称“管理规定”),将无人机、飞艇、航空模型等产品统一纳入到法律监管范围之中。据了解,这一管理规定是全国首部规范无人驾驶航空器保障公共安全的地方性法规。

管理规定中的亮点在于实名、设限和严管。其中,实名是指购买无人机之前需进行实名登记;设限是指划定禁飞、限飞区域和时间;严管具体包括了对无人机违规飞行或隐患飞行,公安机关可以采取拦截、迫降、捕获等方式对无人机予以扣押。同时,对擅自改装无人机,改变、破坏电子围栏,在禁飞时间和区域内飞行等行为,个人予以一千到五千元罚款,单位处于二万到十万元罚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