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无论如何我是不会回老家的”“您再不走,我的家就没了”

很多老年人觉得,自己含辛茹苦养大的孩子,不论如何都不能抛弃自己,即便自己有再多不对的地方,也应该被谅解。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想法,有的人就更加肆无忌惮起来,就算做错了,也依然觉得自己理应被原谅。

但是很多老人却没想过,自己的所作所为会给子女带去多大的伤害。人老了,会变得很倔强,缺少全面考虑问题的想法,总觉得自己是对的,孩子永远是孩子。但越是如此,越容易给孩子带去伤害。

“儿子,无论如何我是不会回老家的”孙大娘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疼爱的孩子,会赶她走。而面对母亲的无理取闹,儿子陆导只能无奈的告诉她:“你再不走,我的家就没了。”

孙大娘有两个孩子,大女儿嫁到了外地,一年到头也难得看到一次,而小儿子结了婚之后也搬到了城里,只是节假日会回家看看。

陆导其实是一个很孝顺的孩子,一开始也是想把二老接到城里住,但父亲始终不愿意,也就作罢了。但是孙大娘却一直想要去城里看看,享享清福。

后来陆导的老婆黄菡怀孕了,孙大娘如愿进了城,住进了儿子家里,说是要照顾他们,结果反倒成为了照顾的对象。

孙大娘一直在乡下,没有坐过电梯,那种自动扶梯更是没坐过,第一次坐就出了事。黄菡想要去超市买点东西,让婆婆在家做饭,她却非要一起出去。刚进超市上扶梯,一个不稳就往后倒,黄菡为了扶她狠狠的摔了一跤,孩子差点没保住,在家躺了一个月还渐渐好转。

为此黄菡心里很不满,明明让婆婆别出门,非要跟着去,出事了婆婆还责怪她不够小心。这件事一直压在黄菡心里,让她难以释怀。

后来孩子出生了,孙大娘照顾孩子都是一些老方法,根本就不合适。但是不管黄菡怎么说,她就是坚信自己的办法最好,婆媳两个因此也产生了很多矛盾。

本来黄菡以为自己出了月子,婆婆也就回去了,毕竟公公一个人在老家,也会让人担心。可孙大娘就好像彻底不走了一般,根本不想离开。

黄菡作为儿媳不好多说什么,只和陆导提过几次,也都没有下文。黄菡生了孩子之后没有出去上班,想养养身子,但婆婆意见就大了,说她整天游手好闲,太懒。黄菡经不住婆婆的刁难,就找了个比较轻松的工作,可婆婆就嫌她挣得太少。

这些黄菡通通都忍了,可有件事她怎么也忍不了。高中同学组织开同学会,黄菡也答应了要去,想把孩子放在家让婆婆照顾。可婆婆知道后,非要一起去,黄菡没办法,只能让她跟着。

因为有老人在场,大家都比较局促,整个聚会显得太沉闷。期间有男同学想和黄菡说说话,婆婆也是一脸的戒备。回去之后还和陆导告状,说黄菡与别的男人走得太近,导致小两口吵架。

面对婆婆的无理,黄菡很难受,再加上婆婆的举动让她在同学面前丢了面子,她更难以忍受。

黄菡告诉陆导,希望让婆婆回老家,她的干涉已经对他们夫妻的感情造成了影响,再这样下去,这个家也会散掉的。

陆导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想来想去也觉得让母亲回老家要好一些,于是他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孙大娘一听,心里特别不乐意,她振振有词的说:“儿子,我是无论如何也会回老家的。我都是为你们好,没做错什么。”

陆导见母亲如此固执,只能告诉她:“您再不走,我的家就没了。你愿意和我们一起住,就不要掺合我们年轻人的事,你以为是对我们好,其实是在破坏我们的感情。”

孙大娘始终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也不愿意离开,总觉得自己管管儿媳妇是天经地义得事情。

小菁情感解读:

年轻人有年轻人的过法,做父母的掺合太多,并不是一件好事。一方面容易产生矛盾,另一方面观念不同,也会导致很多不必要的问题。

孙大娘从干涉黄菡的工作开始,就已经错了。即便是黄菡自己的父母,尚且不能在这方面多言,更何况只是一个婆婆。这对于黄菡来说,是很难接受的。

不管是怀孕期间也好,生了孩子也好,孙大娘也一样干涉太多,这些通通都是婆媳矛盾加深的原因。而其中最大的问题,便是挑拨儿子和儿媳之间的关系。

作为父母,想要和孩子住在一起的心理可以理解,但不能因此而变本加厉,有的事该管,有的事却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父母和子女的相处模式,在子女成家之后就应该有所改变,孩子长大了,就应该放手让他自己去处理自己的家事。别让自己的过多干涉,成为破坏孩子婚姻家庭的罪魁祸首。摆正自己的位置,才能一家人和睦。